藏海墨脱

大风刮过,十里桃花落。
祝唐七再来一抄,同类缠身

我想要灵蛇

洛阳铲粽子:

给你空手变金鱼~♡ 图里有隐藏信息哟

插个旗,下一抽抽到狗子,我就不玩了

Friday_:

和你们的弗弗太太打了个赌,说这个月粉丝数上370我就写篇张教授和吴光头的车……
然而现在粉丝数340了,手动再见。

【忘羡】《江湖》

好暖

一茕二白白:



今儿个天气好,山脚下草叶子听得两句闲言碎语,说这山上有人要下江湖。

柳梢头的小看客们抖抖翅膀,沉吟起来。


江湖。

什么是江湖?

草叶子摆摆头,说不知道,你问他去。

山道上一抹黑影,来时东拈花西惹草,瞧见一棵树,便盯着树上鸟窝两眼冒光。

小看客们捋捋毛。喂,喂,你说说看,什么是江湖啊?

黑衣裳的少年最怕麻烦,猫着腰快步溜远了。


他还没入江湖,正要去看江湖。

正是,故人西辞去,烟花三月天。



三月。

三月的江湖在什么地方?

黑衣少年摇摇头,说不知道。

不知道便不知道。他偏要神秘兮兮凑过来,说人人都道姑苏好。



姑苏好。

怎样好?

不知道。


没入江湖先入姑苏的青年揪着片细柳叶问城门口的大爷买了个饼吃,烫的口齿不清,问江湖在哪里。

什么是江湖?

嗯……就是有白衣裳的大侠和他心上人的地方罢。

哦,你往前头走,前头,巷子口,再往里拐进去就是。

咦?这么近?

黑衣裳的青年吃完饼,又买了一只抓在手上,往巷子口里寻江湖去。



迷迷瞪瞪被哪里涌出的一大群人裹挟着挤近前,听什么人咿咿呀呀唱了一段,才晓得,哦,是个老戏台子。

台上好扮相的青衣唱了一段又一段,听不太懂,不知道唱的是不是江湖。

卖饼的大爷骗人。他摇头抱怨。

就是。有人应和。说是肉馅饼,怎的没有肉呢?

黑衣青年咬一口饼,大惊,我竟没发现!

哎呀哎呀,江湖险恶,江湖险恶。



虽没有肉,可裹着的纸油腻腻的,黑衣裳的青年嫌弃地拿着它,一转身,啪,贴在了谁雪白的袖子上。

哎呀呀。他抬头看,什么人板着脸看着他,不知是不是要同他打架的意思。

江湖险恶,江湖险恶。



这位兄台……你,哎?你穿白衣裳?你一定是什么有名有姓的大侠?

是呀是呀。看客道。含光君你知道吧?

哦——含光君。我弄脏了你的白衣裳,对不住啦,你有换洗的吗?我买不起新的赔给你,要不然,我帮你洗洗呀?

咦?生气啦?哎?别走啊!我还要帮你洗衣裳呐!


黑衣青年赶上那位含光君。

含光君,我阿娘教我不能做坏事,你给我赔罪的机会好不好?

含光君,你去哪里?江湖吗?我武功不错,你要不要带上我给你打下手?


含光君,我欠你件衣裳,我老是想着,我睡觉都睡不安稳的。


蓝湛。

含光君转身同他说了第一句话。

我叫蓝湛。

哦,蓝湛。青年道。我叫魏无羡,我刚入江湖。

同去吗?

蓝湛又不出声了。

那就当做同去了啊。魏无羡道。

阿娘讲的故事里,初入江湖的大侠都有个同伴的。


魏无羡跟着蓝湛去了他住的客栈,最终还是给他洗了衣裳,在饭点想起来饼还没吃完,把油腻腻的纸包又拿起来咬一口。

喂!蓝湛蓝湛!你看!

什么?

卖烧饼的大爷没骗我!

嗯?

肉馅在底下呢!

嗯。


江湖好像也真的让他在那条巷子里头碰着了。


END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拉普拉斯定理:

以螺蛳粉为例,说说我眼中抄袭、撞梗、引用和借鉴的区别:
1.抄袭和撞梗
A和B都写男主出车祸失忆之后爱上女主——这是套路;
A和B都写送外卖的男主出车祸爱上路边卖螺蛳粉的女主——这是撞梗;
A先写送外卖的男主在路上踩到一坨榴莲摔倒,手里的螺蛳粉飞出去又倒扣回男主脸上,男主因为吸入粉丝险些窒息,路人纷纷掩鼻只有酷爱螺蛳粉的女主上前做人工呼吸救醒男主。
C把榴莲换成香蕉,螺蛳粉换成桂林米粉——这是抄袭。
2.抄袭、引用和借鉴
A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混沌复杂,恰似我前男友的校服领子——他是柳州人。但校门口的螺蛳粉闻起来像我弟的脚底板,吃起来感觉像我弟去池塘摸完鱼回来一脚踩在熟睡的我脸上。
B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对我而言,热干面也是如此。——这是引用。
B写:这东西闻起来像熊孩子在泥塘摸爬滚打一天后的脚。——这是借鉴。
C写:古龙水闻起来有股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复杂混沌,恰似我前男友的西服袖口。——这是抄袭。
够清楚了吗?

3月5日

吴邪,生日快乐








作为渣渣只能这样了
@

云寒丹霄:

云深不知处:

刚开始看到这个ID的时候,其实我是欣喜的,感觉亲妈光顾了lof来看同人粮了。

但是看了这个ID之后,我醉了,孩子,识字吗?moxiangtongxiu。

果然,下午,这个id开始发文了。

也许你要说,我只是来分享我喜欢的文章的,我是爱秀秀爱魔道的。

但是,请问,你知道有样东西叫版权吗?

你知道有句话叫爱你愿意为你掏空身体掏空钱包吗?

对于我们密集的质问,lof主选择不回应。

但是在我回复举办流程的时候,lof主毫不犹豫的就删掉了我的回复。

对此,我只想说,然并卵。

下面我们来聊一聊怎么举报。

举报功能貌似只能通过手机端实施,而且可能只能是ios客户端。版本号 5.2.5

如果有安卓的亲发现了举报好办法,欢迎随时跟我分享。

①点开lof主主页,点击右边的三个小点,点开来就会有举报功能,举报分类自然是侵权盗用行为。(具体见图2图3)

②lof主每次发布的文章,拉到最下面,同样还是那个三个小点,点开来,依旧是举报。(图4图5)

这个lof主目前只有打了魔道、忘羡、蓝忘机、魏无羡四个TAG,但是,我个人认为,众人拾柴火焰高,所以另外打了别的tag,可惜tag有上限,只有十个。

举报起来,不要怂,就是肝!

教程

又是一部抄袭时

泺:

风城:



记得几年前刚刚看完三生三世枕上书和十里桃花
(那时候还挺喜欢小四)
还持有着“说抄袭都是嫉妒都是没有赚钱看别人眼红”的论调
相信Papi酱讥讽的“天下文章一大抄,抄得好的不算抄”
实在太年轻了(笑)

前些日子看到评论,十里桃花的白浅上神,枕上书的凤九,性子着实独特
抄的是耽美文,自然是独特得很
然而天朝对耽美一道讳莫如深,才有了传闻中唐七趾高气扬寄了十里桃花的样书给大风说:你的呢?要不要我帮你出版?
可是这么多人还在看这样一部书改编的剧
不论你是为了哪个演员,还是“优秀的剧组”“良心的制作”“有深度的内涵”
你都在蔚然成风的抄袭中添了把火,喝了声彩

我听到很多人说:看电视剧就是消遣,好看就行,抄袭有什么要紧?
无言以对
在天朝大陆上,没有到自己的作品被抄袭的关头,没有人把版权看得多重要
想到几年前,大考前夕,老师把所有优秀作文收集起来,把素材,甚至原句原段分类整理让所有同学背诵,用在自己的作文里
我甚荣幸地入了“被抄榜”
到我毕业的一整年里,我总在每次考试新写一篇文章出来,有时写得得意,又入了榜,有时写得不得欣赏,便默默瞧着自己分数惨淡的试卷,看着别人抄着自己上次入榜的作文得了高分
我想我是难过的,便宽慰自己说,就当是友爱同学了
有什么要紧?
你没有尝过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熬出来的作品被别人轻飘飘地冠上大名的滋味
你凭什么说没有要紧
这些畅销书的作者就是靠着卖着抄来的版权赚得盆满钵圆,养尊处优地继续抄下一部

我从前还看看贴吧的时候,经常遇着不可理喻的纠纷
不经允许的转载,甚至照抄完说是自己原创,乃至从中谋利
然后被揭露时,有的哭哭啼啼声称自己是学生辛苦的很,也有说自己是因为太喜欢原作了,字里行间里满满是“抄你是看得起你”的意味
更有甚者,呼朋引伴,亲友团粉丝群,委委屈屈,避重就轻,挑动不明就里的人反过来攻击原创者
一场大戏
在三生三世系列,花千骨,庶女有毒(锦绣未央)等等小说大热后,这些行径我都瞧了一遍

天朝的信仰是金钱至上,我瞧着是没什么错的
非利益相关者高高挂起,既得利益者声名斐然
前者言论如下:看着电视剧也不给钱,就当是娱乐何必这么严肃,这么多人也不差我一个,云云
后者言论多如:致敬,借鉴
(笑)
我不晓得要是这些群众们在各自生活中,遇到自己劳心劳力许久的工作被别人平白摘去,而得以名利双收,会是怎样一个情态
大概也不该计较,毕竟他们这么大度

没有人尊重版权
他们又何尝尊重自己

读国际课程我学会的第一条铁的规则是学术诚信,所有论文和展示需有标准正确格式的引用和引文来源注释
上传后全网对比相似度,连“抄袭”自己的旧作都不被允许
有时候我很苦恼这个,甚至不能偷一小点懒,写完一篇长论文还得花大把时间写来源注释
但我尊重它,我敬畏它

这么看来也许是教育出了问题
也许是整个社会趋于病态
我自己也曾经是抄袭的捧场者
但是抄下去,抄下去,总有一日人人不劳而获,结局只能是抄无可抄

所以我还是要说:

抵制抄袭